Vol.12
 

沉潜于未碎的梦中

我久久地凝视着Na发在微博上的照片,

照片里的德国那么美,散发着压在箱底的书页特有的腐朽香气。

有些执着会如同失去了水分的纸张般脆弱无比,

明明是那样珍重的对待,可还是在渐潮的时光里逐渐变得难以保存。

这样一再的失去和改变时常令我以为自己已然告别了少年,

连同那些曾有的言笑晏晏和信誓旦旦,它们如同覆水般蒸发殆尽。

可我还是被这张照片感动了,甚至眼睛微微有些发酸。我骂了一句然后就哭了起来。

七年前第一次在杂志上看到科隆大教堂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偌大的阅览室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那么沉那么沉,像是对待一个易碎的梦。

然而这么多年这个梦还没有碎,它仿佛不断生长的花种,安稳地扎了根然后等待盛开。


你不知道我有多感激。


每日早早地抵达办公室,每一次跟着老师查房的心情都洋溢着难以言喻的满足。

教室搬到了四楼,窗外是被逼在楼宇内的一小块局促的天,对于并不贪心的我来说,它足够仰望。

生活在最大程度上碎裂成了这些可以凝固在胶片上的瞬间,

回想时伴着窗外吹来的风和书页翻动的哗哗声响,清脆而绵延。

Na和我说,一个人搭车在陌生国度游荡的时候,她就明确地知道,

那十二天,是她人生中最不可复得的好日子。

大地,绿树,鲜亮的色彩,热烈的生命。

我总是不可抑制地被这种鲜血,理想和忠贞吸引。


裹着被子看世界地图,海洋被涂抹成那样均匀的浅蓝。

大海上的星空大概才是最美的吧,美到让人心痛的那种。

我真喜欢看着地图,它让我觉得世界那么小,而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想起以前和阿玖讨论起自己的梦想,那时我说想横穿整个太平洋去看真正的世界。

他没表现出任何惊讶,笑着说想去就去呗。

确实,我是太享受他们的惊异了,都忘了这事儿根本平凡无奇,不过就是做想做的事。

身在旅途的人不必希望安定,安稳生活的人也无须渴望远方。

但如果那向往已然扎根,那么去做便是。

我知道自己没那么好,但又不相信自己做不到,所以才想去试一试。


此刻我感到自己是满的,像一个气球,充满了可能和希望,以及行动的愿景与能力。

此刻我感觉不到自己的痛苦,匮乏和无能为力,感觉不到那个由书本和言语构建出的堡垒。

此刻我召唤不出任何现实的怪兽吃掉我不切实际的幻想和明知同样毫无出路的选择。

此刻我是如此茫然,因为我的幸福如此彻底而巨大。 

仿佛有一个闸门被打开,我身体里的潮水慢慢涨高,

或许有一天它会越过警戒线变成空旷无垠的大海,

或许它将一直如此,不酝酿任何情绪,不肥沃任何土地。

我希望我的命运像钩子一样紧紧地攥住我,怎么都逃不掉。


提着一口气潜到水里,我需要一个不破不还的执念。

若要追逐的是那则遥远的和平,这一生我都心甘情愿为它战斗到底。



林忆年

个人简介

源于他人的一切,精致或粗劣,它们都将烂在你生命的底部。自我担当方是你的有恃无恐。

去TA的主页

作品投稿

最终诱惑我们用力抓住一点影像或文字的,并不是生活,而是我们的灵魂在某些时候,急于表达它的形状。如果您的文章内容够精彩,欢迎投稿,也许会像TA们一样受欢迎。

到iBooloo话题街投稿 >